4422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邻家的变态兄妹

邻家的变态兄妹

第一話



豐仁哥哥是我的鄰居,比我大三歲,今年二十一!我們在同一條街道上一起長大、一起玩樂。至今,我還是時不時的跑到他家去,跟他比較比較最新的電動遊戲。



其實,使我頻繁地去她家的理由,不只是電動遊戲那麼單純。豐仁的妹妹紀欣,是主要動力之一!紀欣今年十八歲,跟我同年。她對我的吸引力可不小啊!記得有一次從我房間偷窺到她在房裡更換衣服,雖然只看到她戴乳罩的身軀,卻也令我打了整整一個多月的手槍…



紀欣那一對大眼睛,給我留下強烈的印象。她充滿個性的面貌和曲線的身體,更是令我著迷。她身體雖然有一點胖,但從國中時代就參加拉拉隊,又蹦又跳的,非常健康。我對這位鄰居有很大的興趣。



其實,紀欣小時候因為二個眼睛離開很遠,感覺有點兒像鯨魚一樣怪異奇妙的臉,但雖著年齡的成長,漸漸變成了最近的小美女。紀欣是讀女校的,很少和異性接觸,我可以說是她唯一的男性朋友。



「阿慶哥哥…阿慶哥哥…我要坐馬!我要坐馬!」紀欣從小就喜歡要我扮馬讓她騎在我背後。回憶起當年她剛隆起的小胸乳,伏在我身背,壓啊壓,好爽、好舒服啊!



--------------------------–



第二話



這一天週末下午,我買了最新的電動遊戲,便跑過去豐仁他們的家,準備跟他共享。按了按前門鈴,沒人來開門。我繞到後面去,轉動了後門玄關的門把手,並沒有鎖上!



我開門而入,由廚房走進客廳,並小聲的呼喚了幾聲:「喂,有人在家嗎?豐仁…豐仁!紀欣…嗯?怎們會沒人呢?」房子裡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反應。



「啊喲,沒有人在家,出去也不鎖門,太不小心了…」我自言。



我在客廳裡拿了張紙和筆,走回到廚房,在餐桌上想留下便條時,突然聽到一陣陣很細小但卻清脆的聲音。



「唔…唔唔…唔…」



好像是痛苦的哼聲,而且還是少女的!我嚇了一跳,佇立在那裡豎起耳朵凝聚精神聽。



聲音似乎是從玄關的左邊,也就是從廚房的地底儲存室下傳上來的。那種地方在我自己的家平時都不去,因此雖然來過這裡無數次了,卻也沒有下去過那裡一次!



「是什麼人呢?啊!難道是有…」我的腦裡呈現出『鬼』這個念頭。但現在正是烈日高照的下午嘿,那會有那種東西出現啊!我心裡感到奇妙的不安。雖然那聲音極小,但覺得很詭異且好奇,不知不覺地向那邊悄悄的開了門,走了下去。



正當我走下數個梯級,又聽到那聲音了!我迷惑地停站在梯級上…



「叭!」



好像是打在軟東西上的聲音。而在這同時,聽到了少女的慘叫聲。



「啊啊…」



是從樓梯的下面傳上來的。



我跪坐在梯級上,低下身,調整頭頸,往地下室內偷偷地掃望了一巡。竟在儲存室右角落的那一邊,看到那兒正在進行極為邪惡,並令我驚詫萬分的事情。我的臉色當場蒼白起來!



「啊,唔…唔…」又聽到打擊的聲音和少女的哼叫聲。沒有錯,的確是我所熟悉的聲音!紀欣在下面正遭受暴力的折磨!更令我震撼的是那鞭打、強暴她的人,竟然是豐仁,紀欣的親生哥哥啊!



原來在地下室的是豐仁和紀欣倆兄妹,我整個人癡呆地站在那裡,好像被閃電擊中似的。我猶豫不決,不知應該做什麼!要報警嗎?還是先呼喊救命啊?



「紀欣,怎麼樣?受不了了吧!」豐仁冷漠奸滑的笑說。



「唔…唔…唔…」又聽到紀欣從鼻孔冒出的哼聲,跟著啜泣起來。



豐仁哥哥到底對自己的妹妹做了什麼啊!我盡量的使自己鎮靜下來,想下一步該如何的做。同時,我也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並小心翼冀地趴在梯級上,從這兒瞄望下面的情況。



--------------------------–



第三話



在我樓梯這邊是一片的黑暗。然而,地下室的那一端,亮光揮照,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下面有許多的舊傢俱,和堆積的大紙箱。地方大概有六坪,天花板是沒經過油漆的黑木板、牆壁也是沒有粉刷的混凝土,地面是石灰補蓋的,雖有些亂,但都還挺乾淨的,沒有多少的灰塵。



在房間一角的少女正是紀欣。十八歲的可愛少女,此時竟顯露出疲憊憐憫的姿態。在房間中央有一個很粗的木柱,是一般的地下室構造。在木柱上,有四個像掛東西用的鐵勾。



紀欣正在木柱前,但不是站立的。她的身體向前彎,雙腿分得開開彎曲。以這樣的姿勢抱緊木柱,上半身和地板幾乎形成水平。好奇心驅使我仔細地凝看。紀欣抱住木柱後的雙手還被繩子緊緊捆綁,而且繩子也綁在木柱上。這樣的姿勢令她不得不把屁股向後高高的挺起,要搖動都有困難,想逃走更是不可能的。



紀欣好像是穿著水兵式的學生制服,腳上還穿白襪。上衣的領子和袖口是深藍色,有三條白線,裙子是二十四褶紋,是最佳統式的。圍巾是紅色,前面用有校徽的別針固定,對制服迷的人而言,這是垂涎的目標物之一。



紀欣的裙子此刻已被撩起,白色的三角褲也拉到膝蓋上,屁股完全暴露出來。我的眼珠都要飛出去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紀欣的裸露身體的部位。我全身的血液直往頭上衝,從進入地下前就開始激烈跳動的心臟,幾乎從嘴裡冒出來。口乾舌燥,雙腿顫抖,呼吸也開始感到有點兒困難。



距離我只有幾公尺的地方,看到燈光下發出光澤的少女白嫩又圓潤的屁股,黑濃濃的恥毛也盡顯示眼前。我還明確的瞄見屁股肉溝區分的二個肉團已經紅腫…



先前聽到的清脆聲音,是豐仁哥哥鞭打紀欣屁股所發出來的聲音。就在這時,豐仁丟下手中的小鞭子,用自己的手掌又打在他妹妹的屁股上,發出兩聲清脆的拍打聲。



「叭!叭!」



「唉呀…唔…好哥哥…饒了我吧…」她哀求,似乎很痛的感覺。



豐仁是站在妹妹的左側邊。他的背幾乎對我。只見他穿牛仔褲,卻光上身。他以斥責的口吻盡說一些粗話,紀欣是哭著哀求。



我幾乎看傻了,頭殼也有點壞掉,竟然移右手到褲前,開始慢慢的撫摸自己的漸漸硬漲的肉棒。



「叭!叭!叭!」豐仁又打了那極有彈性的屁股上三次。



「啊…啊…啊…」紀欣也回應了三聲!



紀欣的嘴裡發出悲哀的呼叫聲,同時全身猛烈顫抖。看她那鮮紅的屁股,真不知道被打過了多少次才會變成這樣。太過分了!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的妹妹呢?我真的不明白。但是,我手中揉弄褲裡寶貝的動作並沒因為我的疑惑而停下來,且越揉越使勁…



我對豐仁殘忍的行為產生忿怒感,但同時也產生強烈的興奮感,並且感到興奮!我年輕的鋼猛老二,已在褲子裡膨脹到了極點,只要動就能感到疼痛,因為裡頭的毛髮已被膨起的肉棒扯得緊繃繃地。



我雖已經不是童子身,和異性也有過經驗,但這種殘忍捆綁並挨著打的事情卻是不曾有過的。穿高中學生制服的少女,露出屁股被綁在木柱上,被打屁股哭泣的樣子,我過去也不是沒看過,但都是在A片光諜中看到的。如今眼前的景色雖似曾相識,但震撼感卻是完全不同!



「哥哥…饒了我…」紀欣的求饒聲又響起。



原來豐仁正把紀欣的三角褲脫下完全的脫下,並放在鼻中猛嗅!我沒裡會他,我真正留意的是紀欣最神秘的大腿之間的那團蚌肉。但因為角度的原因,無法看得清楚!



紀欣扭著紅腫的屁股哀求,我看不清她的臉,可是從帶鼻音的聲音判斷,可能是在流淚。



「知道痛苦了吧,要照我的話做了嗎?」豐仁用威脅的口吻問道。



只看到紀欣馬尾形的頭髮搖動,點了點頭。



「好吧!現在放開你。」豐仁解開捆綁紀欣雙手的繩子。



紀欣獲得自由時,立刻無力地跪倒在地上,似乎被迫採用痛苦的姿勢已經很久,整個身軀都崩潰了。她原來撩起的裙子,正好把屁股給蓋住。只見紀欣把雙手伸到裙子裡撫摸紅腫的屁股,這時候我才能清楚的看到她臉部的表情。



從她大眼睛流出淚珠的沾濕臉頰,可見她是哭過了的。但是她的表情卻比想像的溫和,而且帶有羞澀、挑逗性的表情,好像是在等待一種期盼似的。此刻,她正以賽跑選手在起跑線上時的姿態擺弄,雖然一面撫摸屁股、一面卻以舌尖潤濕血紅的嘴唇周圍,一點都沒有痛苦生氣的樣子,反而凝視豐仁,一付難以忍耐似的騷恥樣!



嗯?一股疑惑感湧上我的心頭!紀欣怎麼地好像在期待這一切呢?難道是我因為我太興奮而產生了錯感嗎?



--------------------------–



第四話



這時候我發現儲存室裡的燈光突然特別明亮起來,除了剛才天花板上的電燈外,還有一股非常明亮的燈光,正照射在紀欣的身上,像攝影棚或舞台上的聚光燈似的。



咦!豐仁呢?我改變貼在梯級上眼睛的角度,尋找光源。突然,從樓梯直接底下看不見的角落傳來豐仁的聲音。



「紀欣,來!開始做吧…」



紀欣臉上帶羞答答的表情站了起來,然後溫聲問道:「嗯…哥啊!這次是站著的嗎?」



「開始就先是這樣吧…」



「那麼?三角褲呢?」她指丟落在地上的小內褲。



「先把它穿上,要按我給你看的那卷錄影帶一樣的做。」



「是…哇!好緊張啊…」紀欣彎下身體撩起裙子,然後把地上的小內褲穿了上去。就在這一瞬間,我好像看到她大腿根上的一片黑影。



我的心猛烈跳動。但那是剎那間的事,紀欣立刻放下褶裙站好,就好像在準備開始表演體操的選手一樣。



「好,首先是緩緩地撩起裙子、慢慢地露出三角褲。」這時候傳來豐仁的聲音。



美少女的紀欣點點頭,也不知道我正在偷窺。她照哥哥的命令用雙手抓住褶裙的二端慢慢抬起。修長的雙腿已經露出到膝蓋以上,原來粉紅色的肌膚在強烈的燈光照射下,發出雪白的光輝。



紀欣好像難為情地向下看,但從那帶挑逗性表情和態度看來,顯然這種事已不是第一次了!



豐仁為什麼要打妹妹呢?紀欣現在又為何這般呢?我的頭腦雖有一點混亂。可是已能有條理的思考,我開始有了一個模糊概念。先別想那麼多,盡情看一看這對兄妹又會搞些什麼吧!



我繼續看這可愛的美少女撩起裙子,露出穿雪白三角褲的下體。我的全身血液倒流,胯下的東西膨脹到快要爆炸了。被內褲和長褲包圍的陰莖感到疼痛。



現在紀欣正面對我,是由於豐仁和燈光的起源都在這一邊的關係。這個角度能看一切,她豐滿的腿的根部,也就是白色小內褲包圍的豐滿隆起的部位。那小內褲是沒有荷葉邊,也沒有蕾絲的裝飾,是極為普通的三角褲!外觀上看起來有點胖的紀欣,在撩起裙子時,就能看出屁股更是豐滿圓潤,我真好想大大力的捏它一把!



「裙子要拉高些,蓋到嘴唇上!」



「……」紀欣努力地照做。



「好…很好!」



這時,我聽到輕微的機器旋轉的聲音。啊?是攝影機!我現在知道為什麼要有那麼強烈燈光了,原來是在拍攝這一切啊!



我已經不想再思考了,視線已經盯回在小內褲上,極力的想透視出那三角黑影裡去。



「來,現在把裙給脫下!右手摸胸部,開始是從衣服上,然後拉開衣服從乳罩上摸…」



紀欣解脫了裙子,把手掌蓋在學生制服上那個的隆起得高高的大胸脯上,開始撫摸起來。



「對!要很舒服的樣子,半閉眼睛…對…對了,就這樣!」豐仁的口吻完全像個經驗老道的導演。



奇怪的是,從紀欣的態度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不願意哥哥向她要求淫蕩表演的表情。雖然還不至於主動的,但卻很自然的服從命令。



「把上衣拉起露出奶罩,然後從奶罩中露出乳房用雙手撫摸。身體要靠在柱子上,下腹部向前挺…好,好極了,就是這樣,對了1」



紀欣的後背用力靠在柱子上,下半身向前挺出。雙腳是少許分開的,以這樣的姿勢把白色制服的衣擺拉起。腰以上的肌膚露出,一直到能完全看見那白色半透明的乳罩。



紀欣把乳罩向上拉,兩個大大的肉丘彈露了出來。



「爽!很好看!真的好大啊!」我不禁的把褲子的拉鏈拉下,伸手進入褲內,隔內褲,不停的揉弄大老二。



這時候紀欣用雙手放在半球體的乳罩上,開始像畫圓圈似地撫摸,同時做出陶醉的表情,且從半張開的嘴發出陣陣呻吟聲:「啊…啊啊…啊啊啊…」



我深深的喘氣,面紅耳赤的繼續瞪大眼睛欣賞這一幕的真人表演。從紀欣手指尖露出的乳頭是粉紅色的,看起來是那麼新鮮,乳量大小適中,較為深紅。她的乳頭很快就變硬而堅挺突出,就像我現在的陰莖一樣!



我壓在自己胯下的手,此時已經滑入內褲裡去搾弄我那勃起的東西,並感覺它的脈動。我不再思考,只聽紀欣的誘人的歎氣聲,並凝視她刺激自己的乳房以及自慰得到的高潮表情。



紀欣用二個手指捏勃起的乳頭,或用指甲在乳暈的四周輕輕抓,並以手掌在富有彈性的乳房上撫摸和壓迫。我沒有紀欣那種龐大的乳房,無法知道這樣的行為能產生多大的快感,但知道她那很爽的面容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唔…啊啊……啊啊啊………」紀欣這樣撫摸乳房,下半身做出極為性感的動作,很自然地扭動起來。光滑腹部的肌肉,豐滿的大腿的肌肉微妙活動,屁股以很慢的節奏向前挺出,然後向左右搖動。她把膨脹到小手指頭大小的乳頭,故意用力的拚命不停地擰弄,同時發出像尖叫的聲音。這時候,穿白襪的腳尖也隨著顫抖動…



只見紀欣皺起眉頭,微微張開嘴喘氣。她的嘴唇有獨特的形狀,下嘴唇比上嘴唇肥厚,半張開嘴時,形成橫放的D型。在微笑時,上嘴唇會向上地捲起,令到這純潔少女的表情變成很淫蕩。



這樣撫摸大約十餘分鐘後,紀欣張開眼睛,看哥哥給她做手勢。她停止撫摸乳房,從靠在柱子上恢復立正的姿勢,雙手伸到背後。原來是要解開在背後的乳罩掛勾,然後脫去白色的制服,這時候紀子身上只剩下那一件的小小內褲。



我體內沸騰的血液開始逆流,手裡也越搖越有勁!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紀欣只穿一件小內褲的感覺是怪怪的,有種想強姦她的衝動!看她那修長的手腳,卻又豐滿的乳房和圓潤屁股,這種微妙的不平衡,顯示出成熟前充滿危險性的性感。



這時候紀欣雙手又放在二個乳房上,但這一次是採取跪姿,跪在脫扔在地下的裙子上,雙腿少許分開,腰向後挺靠在柱子上。



「唔唔…唔唔…」她就這樣用只手撫摸起乳房。在強烈的燈光下發出光澤的她,臉更紅潤了,額頭上輕微出汗。漸漸地,左手離開乳房,緩慢往下滑動,摸肚臍的四周、摸下腹、摸白色內褲的胯下…



紀欣的嘴越來越張開,呼吸中混合惱人的呻吟。這時候她要正式開始手淫了!我好像剛跑完馬拉松一樣,呼吸急促、心跳得厲害、喉嚨裡像火燒一樣的乾熱!



紀欣像飼養的狗看見主人一樣,開始背躺地上,雙腿張得開開的,用手掌在恥丘的位置上撫摸按壓。同時用三根手指,食指、中指、無名指,在布料成為雙層的胯下,像揉搓一樣蠕動。我竟發現她那裡濕了…



胯下覆蓋紀欣神秘溪谷的小內褲,開始有了濕濕的痕跡。開始是小圓圈,隨著手指的活動,濕痕形成橢圓,愈散愈闊。那是興奮得流出來的淫水啊!



對十八歲的我,這些實在是太刺激了。我的陰莖已經勃起到極限。我發現自己內褲的內側竟然也濕了,原來興奮後男女的情形是一樣的。



這時候,紀欣一面撫摸乳房、一面用食指與中指在溪谷的位置上用力地揉搓,刺激自己的目標。



「啊…唔唔唔…好…好爽…啊啊…」



從她嘴裡發出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尖銳,有點兒像哭泣的聲調。她的屁股扭動得更快,雙腳分開的間隔也變大。大概是隔著三角褲的刺激已經不夠,紀欣的右手伸入三角褲裡,薄薄半透明的小內褲裡,能矇矓看出她的手在三角褲裡活動的情形。



「唔唔…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紀欣此刻的表情,已經超過陶醉,而達到苦悶的程度,好像受傷的野鹿,全身為痛苦而不停地扭轉移動。有時候把嘴唇咬緊,或用力搖頭,已經完全陷入快感的強烈漩渦裡,而造成這種漩渦的,正就是她自己的手指。撫摸乳房手,也跟著伸進入三角褲裡,右手是刺激溪谷,左手則是在揉搓刺激敏感的陰核。對自己這樣的刺激,很快使她達到高潮。



「唔…噢噢噢……」紀欣發出尖銳的哼聲,同時身體彎成弓形。她的頭不時地碰到後面的柱子上,但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只顧前後用力扭動屁股,繼續發出苦悶的聲音,全身的肌肉開始痙攣,雙腿把自己的顫搖動的手,緊緊夾!



我張開大嘴,像個傻子一樣,直看著紀欣顫抖痙攣的身軀。不行了!我突然直立的站了起來,想脫下褲子面對眼前的紀欣使力的搖抽我的紅熱大肉棒。但腳沒站穩,差點兒滾了下去,幸好身子一定,才免強站穩了腳步。



不過,這突而其來的意外聲,已經驚動了他們倆。強烈的燈光就在這時突然的熄滅了,只剩下天花板垂下來的燈光,是豐仁停止了拍攝!



--------------------------–



第五話



「啊…誰?…是誰?」側臥在地上的紀欣,嚇得把想喊叫的聲音嚥回去,直在那兒發出急促的呼吸聲,臉部散發出一種驚詫表情。然而,她在小內褲裡邊的手還留在那兒。



我恢復一點理性後,只見豐仁出現於樓梯下面,在我的視線裡。我們面對面的互望。豐仁先開口:「唔!是你啊?阿慶!來…下來啊!別愣在那兒…下來嘛!」



我拉已經半脫下的褲子,硬頭皮往下走去,走向豐仁身旁。



「你…都看到了嗎?」豐仁直接了當的問我。



「看…都看到了!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呢?紀欣…她…她…」我緊張得不知該說些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嘛!我…只不過是想學學拍攝的手法,便叫小妹幫幫忙,做我的模特兒。這都只是…遊戲罷了!你…別這樣大驚小怪了啦!」豐仁想解釋道。



我想了想,也沒再說什麼,轉身往樓梯跨去。我什麼都不想,只希望早點離開這兒,避開這尷尬的場面。但還沒走上兩步,手臂卻被豐仁有力的雙手掐著,強行拉了回去。



「別走!別走!你想怎麼樣嘛?」豐仁汗流滿臉的哀求。



「……」其實我只想離開這兒,但卻不知如何說。我不自主的把眼光轉瞄向紀欣。



「哦!我明白了!嗯…好!沒問題…我成全你!」豐仁自作聰明的走到他妹妹面前,在她耳邊悄悄地說。豐仁不知一直說些什麼,只看到紀欣點頭,但又搖了幾下,接嘟小嘴向我這邊看過來,眼珠溜了一溜,又點了點頭。這時她已經把雙手都從內褲裡拿出,右手嘗試飾蓋巨大的雙乳,左手掩飾下面的內褲前,人則還是躺著在那兒,羞答答的樣子。



「好了,一切就這樣說定啦!這將會是我們的秘密,出去以後可要把一切忘掉啊!」豐仁走回我身邊說道。「我就先上去啦,你得要好好對待我妹妹。別只顧自己痛快就行了啊!對了,還有…只能口交,不能直接進入她的陰道,不然我可不客氣啊!」



豐仁說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就拿起放在一旁的攝影器材,往樓梯走去,快步而上,開了門走出去後便隨手關上!



我呆立在那兒,還沒搞清楚究竟是什麼事。



「喂!阿慶,快啦!不然媽媽就要回來了…」側臥的紀欣慢慢抬起上半身,然後採取側坐的姿勢,突然看著我說。



「啊…快?快什麼啊?」我緊張不解的問道。



「嗯?…好啦!不催促你就是了嘛!那你還過不過來啊?我…已經…都濕了啦!」紀欣嘟嘴挑逗地說道。



我一聽,原來他們以為我要告發這裡的一切而對我做出某種的妥協。我一切都明白了!我走向紀欣,看坐躺在那兒的她,我雄性的性器也完全的因此而勃起!



很好!將錯就錯吧!我索性來開褲頭,把膨脹的肉棒給掏了出來,像凶器一樣用手握住。陰莖的前端露出紫紅色的充血龜頭,而且從尿道口竟已經流出了一些透明的粘液。



我走到紀欣跟前,原以為她的臉上會出現驚訝、厭惡、拒絕的表情。出乎意料,這位少女居然以她獨特的表情露出了笑容。眼睛裡還露出興奮的光澤,突然伸出手握住我那頂天立地的寶貝。另一隻手則溜到睪丸的肉袋下,輕輕地撫摸它,還時不時用舌尖舔弄。紀欣就在這時在我面前跪坐起,張開嘴好像吃冰棒一樣的把龜頭吞進嘴裡…



哇!要死了!我對眼前展開的動作,實在不敢相信是真的!



起先是在我面前手淫,現在還把我勃起的肉棒含在嘴裡,紀欣好像吃很開心,發出啾啾的聲音,又舔又吸吮。我讓紀欣這樣做,自己泰然地站在那裡享受這其中的極樂,爽爽地沉迷在這種行為裡。



這本來不能有的觀念早已拋在腦後。我癡呆的在紀欣面前,她亦很熱心地對我的慾望器官,用嘴唇和舌頭服務,並還加上手指和手掌的刺激。紀欣把我的長大肉棒吞入到根部,用嘴唇形成圓圈在陰莖上抽送,或吐出肉棒,在沾滿唾液的龜頭上,用舌尖輕輕彈啜。她偶爾側臉在挺立的肉棒下面,手裡捧起的肉袋舔吸,還不時的眼對眼地向上看我的表情,為的是確定自己的行為是否給我帶來快感…



看紀欣如此的熟練,我想她已經這樣做過了很多次,沒有一點不自然的態度,她很顯然的也在享受這口交所帶來的樂趣。



「唔…唔唔…」



開始時露出泰然表情的我,現在臉上也開始出現快感。皺起眉頭,雙手握抓住紀欣的頭,固定。我的下身開始前後活動,勃起到極限的肉棒沾滿唾液,在紀欣的嘴裡進進出出地抽送。



跪在那裡的紀欣這時候緊抱住我的大腿,嘴和肉棒發出摩擦的啾啾聲音,同時抽插的速度也愈變加快。我的紅熱肉棒似乎變成了內燃機的活塞,不停的抽動。



肉棒在紀欣嘴裡抽插時,她的馬尾在赤裸的後背上搖動,胸前的那兩顆肉球還時不時的打在我腿上。我的雙手開口滑落到她巨乳上,不停地扎壓那柔軟的大奶奶,並搓弄那硬挺的乳頭,令它漲得有如我小指頭般大。



這時,紀欣的嘴更加的瘋狂猛攻我的大老二,配合我屁股的扭搖動作,嘴唇一鬆一緊快速地吸送…



「唔…來了…要…出來了…」我的全身突然緊張起來,大腿的肌肉痙攣,嘴唇中發出哼聲,屁股用力向前挺,連陰毛都緊貼在紀欣的臉額上,仰起頭閉緊眼睛。



「噢…噢噢…啊啊啊…」我屁股溝突然使力一縮,精液竟間歇地噴射入在紀欣的櫻桃小嘴裡!



紀欣瞪大眼晴看我把精液射入自己的嘴裡,沒有露出任何害怕或逃避的樣子,只是緊抱我的雙腿,把臉貼在我大腿根上,以它緩緩摩擦我的漸漸敗退的肉棒。



紀欣這時任意的控制嘴裡那些腥味的液體,有時緩緩的吸入,又不時的微微吐出在手掌心上。紀欣來來去去這般地吸啜玩弄,直到把我所有射在她嘴中的精液給吞得一乾二淨為止!



「唔…」我深深地喘了一口氣,握漸漸縮入的龜頭,搖擺了兩下。



「不…不要那樣!…多浪費啊!」紀欣急忙的把我的龜頭再次靠近她的嘴口,然後緩緩的以舌尖輕巧的舔啜它遺留在上面的淫蕩穢液。然後索性的把我整條陰莖都塞入口內猛吸抽,沒一會兒就把我的小弟弟給清理得乾淨發亮!



「啊…」紀欣也深深歎一口氣。



「紀欣…你…都吞了下去嗎?」我明知故問,只為了得到滿足感。



「嗯…當然啦!還有,阿慶哥哥,你噴出好多好多在我的喉嚨裡啊,差一點就嗆壞我了…」紀欣的臉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好像很高興我把精液射入嘴中讓她吞下去。



「你的動作太慢了啦!如果在我射精的那一剎間,你拚命地用力的吸吮,就會一次的吸得乾乾淨淨了。」我搖動一下還沒有完全萎縮的肉棒,輕輕碰大了一下紀欣的頭。



紀欣嘟小嘴,輕微的摸頭,眼珠凝視我。她此刻的樣子,好感性,似乎令我神魂顛倒啊!如果剛才不是豐仁嚴謹警告我不准許直接性交,我可能就在此地把紀欣給『幹』掉了!



紀欣好像也看穿我的想法,撿起丟在地下的衣服,緩緩穿上,眼珠往樓梯上瞧望了一下,然而悄悄地在我耳邊哼說道:「改天等哥哥不在時,我讓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紀欣說完便把我的褲子也拉好,然後拉我的手,一起往梯級走上。



--------------------------–



第六話



開了門走出到廚房,豐仁正坐在餐桌旁等待。



「怎麼樣!阿慶,爽快了吧!這次就便宜你了,你的嘴巴最好緊點,不然我們三人都會出事的!你也不會希望被告強姦我妹妹吧…」豐仁帶有威脅性的口吻說。



「不…不會的!我保證這事不會外傳!不過…」我假裝吞吞吐吐地。



「不過什麼?臭小子!」豐仁不快的問道。



「我…我希望以後你…如果有拍攝其他錄影帶時…能否也借些給我欣賞,我好想…看看你的大作啊…」我哀求豐仁。



「好啦…好啦!臭小子,討價還價!嗯,這樣吧!你想學習拍攝嗎?做我的助理,我會教你拍攝的手法和技術,以後跟我就有你爽個夠了!下星期五我會到其中一個女友家中拍攝她出浴的片段,樂了吧!不過,你得幫忙出些攝影費用和幫忙搬運攝影器材啊!」豐仁奸奸地笑說。



「沒…沒問題…沒問題!大家兄弟沒話說!到時,給我打個電話…」我樂得嘴巴張得大大的,然後就由紀欣送我出門。



「喂…阿慶哥哥…你可不能跟別的女孩亂搞啊!我哥哥的那些女朋友們都賤得很呢!我看了她們的演出都想吐啊!」紀欣在門外,不快的悄悄對我說。



聽到紀欣的這些話,我樂得更加的爽了!越賤的女生我就越愛,當然這欣喜感覺我是不會在她面前表露出來的。我假裝溫柔伊人的說道:「紀欣,我…發誓…除了你之外,誰都不會動的!明天下午,能過來我家一會嗎?我有些東西想讓你…嘗試…嘗試…」



「阿慶哥哥…沒想到你也這麼壞!那…就在放學後吧,那時哥哥會到他女友家幹炮,媽媽也會像往常一樣外出打牌。我…我…就在那儲存室下面等你吧!拜拜…」紀欣紅臉說。



今天真是一個超級星期天啊!小鋼炮又有用武之日了。我一邊淫亂想、一邊興高彩烈地往家裡走去,等待下一個更美好的星期到來…